首页 男生 悬疑灵异 时空长河的旅者

第五章 东京

时空长河的旅者 诸生浮屠 9210 2020-02-14 04:22

  房间里面。

  那个衣着比较清凉的少女随手将自己的罩罩解了下来,然后对着客厅道:“姐。你真不打算原谅姐夫啊?”

  “怎么?他又去找你当说客了?”客厅中正在逗猫的成熟女子脸色一寒道。

  少女的眼神有些躲闪,迟疑道:“没……没有……”

  “还想狡辩。”成熟女子气得随手拿起枕头就扔了过去,骂道:“白疼你个死丫头了。”

  “没事少看点网上的那些腐文。”

  “等你真碰上了gay,你就会发现他们有多恶心!他个龟儿子的,骗了老娘这么久,白白浪费了老娘的青春。你是不知道当时我看到他跟一个男人搞在一张床上时心里有多气,我当时拿刀捅死他的心都有了。”

  以为老公有外遇跑去捉奸,结果捉到了两个男人正在相互研究古道热肠。

  当时的画面,孙莹莹这辈子都忘不掉。

  结婚三年多才发现老公是个gay,一开始还以为他是一个禁欲系的男人,想着大不了自己平时多买点黄瓜茄子什么的,日子也就这样平平淡淡的过了。

  可是万万没想到,他真正感性趣的是男人。

  魔都这地方,啥事都有。

  以前孙莹莹也听说过类似的骗婚传闻,当时也就是当个乐子听了,可是等到真正轮到自己身上的时候,才发现完全接受不了。

  恋爱三年,结婚三年。

  一转眼六年多的青春没了,换来这么一个结果,当时拿刀砍他的心都有了。

  额。

  此时正悬浮在窗外的苏子鱼表情稍微有点尴尬,他只是回来看看自己养的胖橘,并没有心思听别人家的八卦。

  “男人还不如养只猫。”房间里面,孙莹莹伸手抱住了一旁的胖橘,揉着它的猫脸道。

  少女走出了房间,小声逼逼道:“不是男人不如养条狗吗?”

  “咪咪可比狗忠心多了。”孙莹莹举起胖橘摆弄了一下,亲了一口道:“以前养它的那个人突然不见了。它连续半年都守在附近。”

  少女往沙发上挤了挤道:“姐。”

  “你真打算离婚,那财产分割怎么办?你就只要这套房子啊?”

  孙莹莹沉默了一下,随后道:“有这套房子就行了。其他的东西我也不稀罕。”

  “要也要市区的那套婚房啊!……”少女凑了过去道:“那套比这套值钱多了。”

  孙莹莹转头白了少女一眼,抬手弹了一下她的脑门道:“懒得再跟他家牵扯不清。买市区那套房子我也还了不少贷款,换这套房子也差不多了。”

  “我现在看到他就恶心。”

  房间里面渐渐安静了下来。

  苏子鱼这个时候倒是对里面的女人稍微有点印象了,她好像是曾经房东儿子的女朋友,似乎是做医美方面的。房东儿子的印象他倒是稍微深一点,因为以前有次他想请苏子鱼一起喝酒,苏子鱼不怎么喜欢应酬,两个人也不熟就拒绝了。

  现在想起来果然有点怪怪的,看起来挺斯文挺热情的一个人,真没想到会是一个骗婚的gay。

  里面的人已经不说话了。

  那个成熟的女子随手打开了电视,正无聊地翻着台,胖橘在她身边呆了一会儿,又跳了起来,想要跑到阳台这里,可是一转身就被女子抱起放在胸口揉了一顿。

  “这个人对胖橘还不错。”

  “就让胖橘继续跟着她吧。”苏子鱼轻轻地落到了地面上。

  他现在的情况是不太可能再养猫的。

  叮。

  手机震动了一下。

  苏子鱼打开一看,立刻便看到了不少的网页链接,全部都是刘萌他们三个人发过来的。

  诡异的山村突然从地下出现上万条蛇?

  徘徊在东京的奇异美貌女子?据说已经有六位男子为她发疯自杀!

  惊悚!天空中飞过的疑似头颅的诡异物体!是鬼怪?还是无人机的恶作剧?

  实拍!鬼火!真的是鬼火!

  一条条的网页链接上显示的信息或真或假,华夏这边倒还算平静,但是日本尤其是东京内恐怖的都市传闻是真的不少。

  苏子鱼看了一会儿便收起了手机。

  他现在要做的事情还有很多。

  首先在信息时代没有一个身份证明会是一件很麻烦的事情,但是苏子鱼又不太想再用以前的身份行事,所以重新给自己弄一个身份是很必要的。

  他闭上眼睛连接到了脑海中的数据流,主动开启权限道:“能否给我安排一个新的身份?”

  很快。

  时空监察者系统便自行运作,紧接着提示浮现:“当前系统可以侵入任何4级文明以下的信息网络。”

  地球文明是三级,那就没有任何问题了。

  以前苏子鱼经历过的科技位面并不多,所以时空监察者系统的有些功能根本用不上。

  不过在废土世界融合了好几个人工智能后,时空监察者系统确实是具备侵入网络的能力,他曾经还在废土位面连接控制过天上的卫星。

  “应该怎么做?”苏子鱼询问道。

  一道提示浮现:“任何网络接口。”

  这么方便吗?

  苏子鱼扬起了手中的手机:“这个东西可以吗?”

  “可以。”一道道的数据流浮现。

  在苏子鱼的掌心浮现一丝丝的电流,随即脑海中的数据流便开始自行运作了起来,他的意识一下子就连接到了庞大的信息网络,这庞大的信息网络环绕着整个地球,跟废土世界完全就是两个概念,直接形成了一个完全封闭式的网络循环圈。无数庞杂的信息涌入了脑海中,一刹那间让苏子鱼感觉到非常的难受,不过很快这些无用的信息就被彻底屏蔽了。

  刚刚他连接到的不单单只有网络,还有无数的电磁信号等等,这根本不是人脑可以接收处理的信息。

  这种特殊的状态他并不能一直维持,并且维持的过程很难受。

  “正在启动神格的运算能力!……”

  “连接信息网络!……”

  “正在搜索目标!……侵入完成!……”

  不过是一个呼吸的时间,苏子鱼就已经找到了自己的目标,并且很快给自己安排了一个新的身份。

  “这就是文明层次上的压制吗?”苏子鱼喃喃道。

  整个过程快得有点不可思议。

  除了连接信息网络,以及调动神格的运算能力时,他感觉有点难受外,其他的过程中他觉得都很轻松。

  毕竟他不是真正的人形电脑,当初连接到卫星时,苏子鱼也稍微有点难受。

  不过借助时空监察者系统的能力,地球上的任何网络对他来说都宛如虚设,以前他唯一去过的现代位面就是废土世界,那里的互联网已经是不存在了,时空监察者系统的很多功能都没用,可是一回到地球他就发现有些功能实在是太强大了。

  简单来说,他可以将时空监察者系统当做一个星际文明时代的超级人工智能使用。

  侵入现在地球的信息网络实在是太简单了。

  这不由让苏子鱼想到了以前看过的一个新闻,一只丹顶鹤因为打架被打断了自己的上喙,后来医生给它装上了一个3d打印的钛合金鹤喙,从那以后它就在丹顶鹤的鹤群里面打架再无敌手了。

  这就是上位文明跟下位文明的差距。

  对于现在的人类来说,用医学手段给丹顶鹤换上一个3d打印钛合金鹤喙并不困难,也就是一个小手术的事情。

  可是对于这只丹顶鹤来说,它却是一下子站在了整个族群的巅峰。

  如果丹顶鹤有智慧的话,它们还可能将这个钛合金鹤喙当做传说中的神器,无法理解的奇物,并且一直流传下去很久很久。

  时空监察者系统就是一个上位文明的造物。

  虽然它是无形的数据流,可是对苏子鱼来说,他其实就是那个获得了钛合金鹤喙的丹顶鹤,因为他至今都无法真正获得控制‘时之沙漏’的权限。

  相比时空监察者系统,那个时之沙漏才是最神秘的东西。

  超维度的。

  无法理解的,暂时也无法控制的东西。

  或许是因为他还未获得被认可的权限,时之沙漏是他目前哪怕是进阶成为半神,也无法完全掌握的特殊存在,他甚至猜测前一任的时空监察者都未必能完全控制。

  时空监察者系统只是依附在时之沙漏上的一个辅助工具。

  三天的时间很快过去。

  当苏子鱼登上前往东京的飞机时,他也没想到自己居然会浪费了这么天的时间。

  重新归来后,他才发现融入信息时代并不容易。

  尤其是在地球这个网络并未成为唯一主体的地方,他可以很轻松地借助时空监察者系统为自己安排一个新的身份,可是第二天他也只能老老实实的去公安局补办一个二代身份证。

  天啊。

  堂堂一个半神居然被一张小小的二代居民身份证给难住了。

  除非是苏子鱼打算偷渡,否则他就必须准备这些。

  一个真实存在的合理的身份证明。

  “我肯定是一个假的半神。”当苏子鱼弄完这一切时,他感觉自己整个人都有点颓废了。

  如果地球的文明再进一步一点,网络成为唯一的主体,那么他安排身份反而会容易很多。可是偏偏现在的地球文明网络并不是唯一主体,身份证护照这些东西都是需要实物的,他总不能一路用心灵暗示控制过去。虽然借助了一些心灵暗示的小手段,他在最短的时间内拿到了自己想要的一切。

  可是这种经历对于一个强大的半神来说,还真的是有一点无奈感。

  身份证,护照,银行卡等等。

  苏子鱼在这段时间悄悄地脱手了一些黄金,前前后后换了大概五百万左右,最基本的开销应该是已经足够了。

  他并不打算去试探地球位面的银行系统反应机制。

  这是一个真的身份。

  以后,他还会为了方便行事给自己准备一些假的身份。

  “您好。”

  “请问需要一点什么?”一道柔和的女声在耳旁响起。

  苏子鱼转头看了一眼身旁穿着制服的美貌空姐,笑了笑道:“一杯白开水就行了。”

  飞机起飞。

  从上海飞往东京只需要不到三个小时的时间,苏子鱼在网上订了一张头等舱的机票,价格在七千块钱左右。

  时代在变化。

  相比六年前,地球上的一切确实是改变了许多,尤其是苏子鱼刚刚发现在路边买瓶水都可以用手机支付时。他这次回来感觉变化最大的就是外卖、网络购物和便利支付,好像这些东西是已经彻底普及到了千家万户。不得不说论生活的话,还是在地球上比较舒服,吃穿用度都是非常非常的方便,只要有钱就可以随意享受自己需要的一切。

  老家就是安逸啊。

  苏子鱼随便找了一个五星级酒店,定了一个总统套房躺了三天,醒了就出去找点以前自己想吃的想玩的。

  总算是感觉自己绷紧的精神彻底恢复了过来。

  日本,东京。

  这还是苏子鱼第一次来到这座国际化的大都市,以前他也只是听说过东京比较热而已。

  “憋死我了。”

  一只圆滚滚的金色仓鼠从苏子鱼的口袋里面钻了起来,它小心翼翼地看了看四周,接着可怜兮兮道:“我饿了。”

  “我们去吃点东西吧?”

  苏子鱼曲指弹了它一下,轻声道:“闭嘴。回去。”

  “晚上再吃。”

  他直接从成田机场打了一辆出租车,前往东京的新宿区,按照金钱鼠的说法,不少妖怪都主要集中在这一片区域活动。

  另外一个妖怪比较活跃的地方是涩谷区。

  “我们真的要去歌舞伎町?”

  “那边的妖怪有不少!”金钱鼠的表情有些害怕,小声道。

  这只老鼠的实力太弱了。

  它只知道苏子鱼的实力很强,但却根本看不出来有多强,新宿区的歌舞伎町算是一个妖怪的盘踞点,很多在东京潜伏的妖怪都会在这附近活动。

  当然,这里也是东京最出名的红灯区。

  “进去。”苏子鱼直接伸手捏起金钱鼠塞进了自己的背包里面。

  他皱着眉头看了看东京的天空,紧接着双眸中浮现起一抹灵光,喃喃道:“果然是这里出问题了!”

  在他的视线内。

  整个东京的天空都好似是裂开了一道道的缺口,他甚至可以感应到一丝微弱的空间裂痕所传出的妖气。

  那是鬼京都的味道!

  ………………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