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回到原始社会做酋长

2000-阿茵火了

回到原始社会做酋长 寅先生 5265 2020-06-29 16:49

  说完,姬贼冲蛮虎道:“还不归队?”

  蛮虎激动站起,用力的喊了一声是。

  就在蛮虎要往姬贼身背后去的时候,老头张口就喊住了蛮虎。

  后者一愣,转回头来看老头。

  就看到,老头走上来,伸手拉住了蛮虎的手,道:“蛮虎啊,你加入了大王之后,可一定要好好做事,听大王的话啊。千万别跟咱们荆棘山脉丢人知道么。”

  能看的出来,蛮虎很尊敬老头,点头说了一声是。

  旁边姬贼瞧着,越发对这老头好奇了。

  众所周知,原始社会中,老人一般是没有地位的。

  除非他们出身尊贵。

  可是在荆棘山脉这几天来看,这老头显然身份不低,大家都对他非常的尊敬,说什么也都愿意听他的。

  不过话又说回来了,这老头见了阿妙又得喊阿妙大人,这却是非常奇怪。

  这不,姬贼心中存疑,也就摇摇头没去多想,反正待会出发之后,问问蛮虎不就知道了么。

  当姬贼一声令下,各地营寨陆续开拔。

  刚离开居住地走了不到十里,荆棘山脉两千余族人一起出来相送,在老头的额带领下,送出来了有二十多里。

  姬贼不断的虎背上客套的,表示众人都回去吧,可大家的热情,远远出乎了姬贼预料。

  没办法,只能送呗。

  又走了十多里的距离,众人这才停下,在老头带领下高举着手送别。

  比及逐渐离开了荆棘族人视线,姬贼松了一口气,喘息道:“你还别说,他们还真是有够热情的。”

  说着,姬贼就转头去看身边跟着的易。

  只是姬贼这一转头,看到的却是易低着头,失魂落魄的模样。

  见状姬贼一愣,张口问易怎么了。

  易的嘴角抽搐着:“没,没事大王。”

  姬贼往后看了看了,却只能是听到风声之中,荆棘族人们断断续续的送别声了。

  听着声音,又看看易的表情,姬贼瞬间就明白了。

  他弯起嘴角来笑了,催动刃齿虎向易走过来,到跟前了,伸出手来一把抱住了易的肩膀,道:“易,怎么了,还在揪心阿妙的事情呢?”

  易吭哧着,脸羞红:“没,没有,大王您别胡说。”

  “我还不知道你啊。唉,易你也别多想了,这事也怪我,心急了。这样,等回去部落之后,我张罗着帮你找一个更好的怎么样?”

  说这句话的时候,姬贼可是忘了,昨天他才和黎娅说过,要是自己再多管闲事,就让黎娅抽自己。

  幸运的是,黎娅这么会正在前锋队伍中,没有和姬贼一块。

  耳听的姬贼的话,易嘴角抽搐,张张嘴不做回应。

  这会功夫,土山,泰,两个人控巨狼到姬贼身边来,先是土山狼背上回头望了一眼,然后低低的声音道:“大王,您觉不觉得那个老头很讨厌。”

  姬贼闻言一愣:“什么老头?”

  “就是荆棘山脉那个老头啊。这两天我看了,大王您跟那个老头客气,他还当真了,一点都没有摆正自己位置。”

  “嗨,老人家嘛,都无所谓。再说了,人家帮着我在荆棘族人面前立名号,立信仰,我还得谢谢他呢。”

  土山嘟囔:“反正我是觉得这种只知道说好听话的人都不是什么好东西。”

  当初阿劫叛乱的事情,给土山留下了过深的的心理阴影。

  从那之后,他只要看到有人拍姬贼马屁,都觉得那人不行。

  哪怕是,这人上一秒和自己玩的很好都是如此。

  只是看土山表情,姬贼就知道他心里想的是什么,当即轻笑道:“土山,你这就想的多了,行了,别废话了,赶紧追上队伍,咱们得加快速度回去了。”

  土山闷闷的哦了一声,众人追着队伍向前赶。

  ・・・

  漓火部落戏台。

  打从阿茵演了那一出阿劫叛乱的戏之后,被雪和榛花言巧语,就钉死在了戏台上。

  每天,就是和薇朵商量着排什么戏,台词神态怎么样。

  你别看阿茵平时那么害羞,半天不说一句话的,但是在这戏台上,那是话真的多。

  好几次雪带着临时住在皇宫里的小嫘祖来看望阿茵的时候,小家伙都哭的跟什么似的。

  她非得吵着说阿茵不是自己母亲,自己母亲话没有这么多的。

  每次小嫘祖哭,还都哄不住,只能搬小姬焕过来。

  搞到了最后,阿茵也郁闷了,看着小嫘祖问你真的是我的女儿么?

  这一天,雪带着小嫘祖又来看阿茵了。

  父亲乌斯玛在工程部忙活,母亲阿茵在戏台忙活,俩人都没时间照顾小嫘祖,可不就是雪带着呗。

  除了每天公务,雪都是和小嫘祖呆在一块。

  越是一起,雪就越是喜欢小嫘祖。

  自己闺女太懒了,不像小嫘祖这样活泼俏皮。

  戏台上,阿茵正在提前演练今晚上的戏剧,薇朵一旁边瞧着,比及有人告诉她雪领着小嫘祖来了,薇朵方才反应过来,连忙就转身出来迎接。

  二女一路联袂走来,一口一个雪姐姐薇朵妹妹的,倒是其乐融融。

  来到了戏台,雪示意小嫘祖自己去玩,然后在戏台下站着向上看,问薇朵道:“今天是什么戏?”

  薇朵想也不想回道:“黎娅水路突袭破阿劫。”

  雪眨眨眼睛:“那阿茵演的就是黎娅了?”

  薇朵点头而笑:“不,阿茵演的是黎娅和木莲两个人。”

  “两个人?这怎么演?”雪不明白了。

  薇朵拉着雪坐下:“当然能了,我和阿茵都商量好了,黎娅木莲的戏份错开了演,这样就不会一块出现了。”

  说着,薇朵还把大概剧情给说了一遍。

  雪听了点点头,就是心里还有些没底,黎娅和木莲性格差距这么大,这场戏俩人出场又是前后脚,阿茵能掌握的住么?

  这要是搞砸了,可是砸的阿茵她自己名声。

  要知道,打从阿茵演了阿劫叛乱那场戏的木莲之后,声名大躁。

  可以说,瞬间就成了戏台的台柱子。

  有多少族人来看戏,全都是奔着阿茵来的?

  十几场戏下来,阿茵红极一时。

  以至于,大家都不看神都外面戏台上第二日复制的戏了,全都在漓火山谷内,当天演出最新戏的戏台前扎堆候着,来看阿茵的表演。

  如此一来,搞得戏台前连落脚的地方都没有,一个好位置,更是从先前一到十货币,飙升到了百枚货币以上。

  这么高的门票,大家为的是什么?

  不就是除了阿茵本身是美人之外,还有她那精湛的演技么?

  这演戏砸了自己名声,雪不敢想,好容易开朗起来的阿茵,会不会比之前更加自闭不言语。

  正想着呢,雪就听到耳边哈欠声响,她循着顺声音回头看,见一旁边的座位上,坐起来了一个小孩。

  雪被吓了一跳,待等仔细看,却发现是自己闺女。

  小姬绾基本每天都是和薇朵呆在一块,薇朵脾气好,就是小姬绾偷懒薇朵也不说她,还处处都依着小姬绾。

  这对比严厉的雪以及榛,孩子可不就是喜欢在薇朵么。

  这不,刚才全程酣睡的小家伙被雪和薇朵的对话吵醒,打着哈欠,咂摸着嘴巴就坐了起来。

  雪没好气的看了闺女一眼:“我说找不到你,你跑这来睡了?皇宫里的床是不舒服么?”

  小姬绾瘫坐在座位上:“在皇宫睡不是母亲大人您说我就是榛娘说我,当然没有这地方睡着舒服。”

  “我就没见你眼睛睁开过。”雪无语。

  小姬绾跳下座位,冲薇朵道:“薇朵母亲,有吃的么,我饿了。”

  薇朵善意的笑:“在后台都已经给你准备好了,都是你爱吃的。”

  小姬绾闻言,眉开眼笑,转身蹭蹭蹭小跑去了。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