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历史军事 谍海猎影

第七六六章 来历

谍海猎影 眀志 4590 2019-09-11 07:16

  方不为坐在轮椅上,对面坐着司徒和黄三德,房间里就他们三个人。

  方不为一字不差的将审问的经过讲了一遍。

  “关东军特务机关?”司徒美堂皱着眉头问道,“这个叫东条的日本特务头目,很难缠?”

  何止是难缠!

  几年之后,东条会集日本内相,陆相{日本军部最高长官},文部相,商工相,军需相等职务于一身,全力发动太平洋战争。

  但现在的东条英机,还是潜龙在渊,别说司徒美堂没听过,就是谷振龙陈祖燕对这个人也没什么印像。

  直到三九年,东条英机才会崭露头角,然后一发而不可收拾,最终将整个日本都bǎng jià到了他的战车上,一起奔向地狱。

  所以有些话方不为不能说,说出去也没有人信,而且说的太多,到时候一灵验,听过的人百分之百会怀疑他是怎么在好几年前就料到的?

  “去年一年,南京频发事端,发生过多起当局政要被刺杀的事件,我怀疑都与此人脱不开关系……”

  方不为只能这样回答。

  “那你有什么好的建议?”黄三德直接了当的问道,“现在你已经受伤了,能不能向你的上级秉报一声,再派几位不比你差的保镖过来……”

  再派几位差不多水平的过来?

  老先生还真是不客气!

  真把自己当成美国派来的特务了?

  方不为捂额苦笑。

  司徒美堂看了方不为一眼,方不为秒懂。

  其实告诉黄三德也可以,反正他都已经决定,等将安良堂的部分堂口操练出个花样,能保证司徒美堂的安危之后再回国。

  这样一来,至少要在美国留一年,方不为估计等他回国,西安事变也彻底落幕了。

  这是个超级大漩涡,方不为的身子骨太薄,根本抗不住。

  到那个时候,就算自己身份暴露,至少不会出现日本人一张嘴,自己就会被当做替罪羊送到日本人的案头上的情况发生……

  再一个,黄三德也算是老革命,保密的意识还是有的。

  “山主,您误会了,我不是什么美国特务,纯纯的华夏爷们……”方不为笑嘻嘻的说道。

  黄三德狐疑的看着方不为,看他脸上神情不似做假,又转过头,看向司徒美堂。

  司徒美堂微微的点了点头。

  不是美国特务?

  老爷子还是不相信,决定盘盘方不为的底。

  “那你是从哪里来的?”

  “南京!”方不为掷地有声的回道。

  “你和于老二是什么关系?”

  “去年夏天的时候,无意间救了于老先生……”

  “嘶!”

  黄三德倒吸一口凉气,两只眼睛直往外突。

  只听这一句,他就知道方不为没有说谎。

  于二君差点被刺一事,黄三德也是清楚的,还知道救了于二君的只有一个人,是南京的特务,仅凭一己之力,杀的几十号日谍杀手没有还手之力。

  怪不得老九这么厉害,原来人家真不是突然从地上冒出来的……

  “于老二是你救的?”黄三德总觉的有些奇幻:这也太年轻了,从娘胎算起,也就二十年出头。

  自己二十岁的时候在干什么?

  方不为重重的点了点头。

  “你和安勤家的丫头那么熟悉?”黄三德恍然大悟道,“是不是之前就认识?”

  黄三德听安勤提起过,安知容回国后,曾被安排到南京的特务部门从事过一段时间的翻译。

  老九既然也是特务,两个人说不定就认识。

  “在南京一起共事过!”方不为回道。

  怪不得?

  黄三德用怪异的眼神看了看方不为。

  他刀歹也是长辈,自然拉不脸来问小辈们的八卦。

  “那你怎么跑美国来了?像你这般人才,竟然都留不住?”黄三德叹道,“不过无所谓,洪门虽小,但不妒贤能,绝对能让你大展手脚……”

  国人讲究“中庸”之道,虽然只是两个字,但大多数的人,一辈子都不见得能悟通其中的道理。

  黄三德怀疑方不为就是其中的一个。

  “晚辈虽然愚钝,但还是知道的分寸的,不会不懂做人的道理!”方不为回道,“此番到美国,只是暂避锋芒!”

  “暂避锋芒?谁的,日本人?”

  方不为点了点头。

  “老九,厉害啊!”黄三德饶有兴趣的看着方不为。

  连国内都躲不下去了,这小子到底把日本人逼到了什么份上?

  黄三德也不追问,主动转移了话题:“只是四五个人,就差点被日本人得了手,还搅的我洪门上下不得安宁,有你还好,但你受了这么重的伤,接下来又如何应对?”

  “山主放心,手脚不能动了了,脑子还是可以动的!”方不为一脸轻松的回道,“洪门内并非没有人才,不过是安逸的久了,难免会有懈怠之心……正好可以乘此机会整顿一二……”

  “确实得好好整顿整顿了!”黄三德叹了一声,又看了看司徒美堂,“竟敢吃里扒外,丢宗卖祖?真以为我和你老糊涂了,提不动刀了?”

  黄三德不提,方不为也要说这件事情。

  清查肯定事在必行,但牵连不宜过大。

  方不为断定,安良堂内的内奸并没有多少,也绝不可能是高层人物。

  不然刺客所用的手qiāng不会是用“以整化零”的方式带进来,也没必要为藏子弹,专门给陈玉亭订做一只皮包。

  但他也只是提议,并无过份的置喙。

  两位老爷子都快成精了,自然不会自毁根基。

  再一个,洪门立足海外近两百年,能在视黄种人如妖邪的美国站稳脚跟,还越来越状大,自然有其根源和道理。

  方不为估计,他认知中的那一套,不一定就能适用。

  接下来几天,他借口养伤,没有参与安良堂内部的甄别和清查。

  张永和,高振生倒是来找过他两次,想让方不为在司徒美堂和黄三德面前求求情,但话还没说口,就被方不为堵了回去。

  哪个堂口都可以网开一面,但这两个堂口坚决不行。

  礼堂负责接驾,兵堂负责护卫,这两个堂口若是被日谍钻了空子,带来的就是灭项之灾。

  就因为张永和的一本红册,惹出了多大的乱子?

  而兵堂的一个普通弟子被日谍胁迫,就差点让司徒美堂丢了命。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